三只松鼠被下架!跑太快的创业圈何去何从

是企业发展太快,疏于产品管理了?还是当地政府收紧口袋,要打压出头之鸟了?亦或是创业团队得罪某同行,被阴了?

《消费者导报》:根据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实验室检测,一款三只松鼠奶油味瓜子(批次为SS20151201 22350134819)被检出甜蜜素含量超标。其实际检出值为6.7g/Kg,而根据国标《GB 2760-2014》规定,食品中甜蜜素限量值为不大于6.0g/Kg。甜蜜素是一种食品中常用的添加剂。“如果长期、大量食用过多的甜蜜素,会给身体带来一定的肝脏和神经系统危害。”测评报告发布之后,三只松鼠已将其奶油味瓜子在各大电商平台下架,涵盖天猫、京东、1号店和苏宁易购。

对于成功的创业公司,尤其是像三只松鼠这么出类拔萃的品牌,我向来敬重有加,而且很容易在第一时间成为其忠实用户。但是这个消息一出,也着实令我吃惊:是企业发展太快,疏于产品管理了?还是当地政府收紧口袋,要打压出头之鸟了?亦或是创业团队得罪某同行,被阴了?

手贱,我顺手转到了自己的朋友圈,不想却引来一阵热议、恐慌与骂声。由于我朋友圈5000个名额中,80%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、投资人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群。本来想着大家可能会给三只松鼠一点同情就罢了,却不想衍生出很多令我意想不到的东西。

我大体划分了下,分为以下三种言论:

第一,创业太浮华,企业膨胀后,管理体系跟不上

同为创业者的西安嘉旺商业运营管理公司CEO,胡志伟在对该事件的评论中说:企业发展太快,不注意自身監管,以为借着风口,飞起來了,就牛了!?置消费者于不顾,迟早会被送上断头台。同时也很容易葬送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品牌知名度。相之当下这么残酷的市场、经济和经营环境,建立和打造一个品牌多不容易?这个事儿,也提醒各地监管部门,切实执行工作,保护好消费者这张嘴。切不可再出现三鹿奶粉那样的恶劣事件。

西安移动互联网研发协会副秘书长王强评论道:移动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流通,大量的自媒体推动了敏感事件的高速传播。任何一个企业特别是发展成品牌企业,无论过去是线下还是线上,则需要高度关注品牌的美誉度。尤其是食品类用户体验要求高、范围广的行业。

高品质的品牌美誉度,是通过长期的用户体验和不断创新试错积累起来的,根据行业不同有时需要5年以上,有时需要10年甚至更久。所以,我们期待松鼠老爹章总重视每一次公开的报道和市场反馈,稳固行业标杆形象。通过积极的行动,维护好得来不易的良好口碑。生存不易,电商企业任重而道远。

其实近几年的创业圈,多数都是类似三只松鼠这样拿到巨额风投,然后火速膨胀起来的公司。快则一两年,慢则五六年,只要钱到位,创业团队胆够肥,基本没有什么吹不出来的事儿。只要能吹出来,数据跑起来,盈利不盈利并非关键,关键的是下一轮的VC已经在排队敲门了……

有人说这是大跃进式的创业。创业本应该和种一棵树一样,按时浇水、施肥、除虫、修剪……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精心呵护才能长成参天大树。其中每一个细节都是呈体系化的,不可多做,也不能少做,否则无异于拔苗助长,树迟早会死!

我个人并不想对各种观点给予任何站边儿式的评价,但是企业运营的“体系”的确应该作为任何公司的根本。这与企业是新模式还是旧模式,拿了风投还是没拿风投,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过完年后,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或特地、或路过到上海,来我公司坐坐,喝杯茶,与我聊聊天。

但是当我说完后,往往大家都会略感失望。因为貌似从中并未获得任何“火箭式增长”的杀手锏。甚至还有的朋友听完后脑洞大开,反过来劝我说:你们这种Uber式的O2O模式,除了让全国有志在眼镜行业创业的年轻人、投资人或同行,以验光车共享经济的形式参与进来,同样也可以吸收传统眼镜店进来啊,你给他们导流,就像天猫那样,做平台……

每逢听到这里,我就会故意岔开话题。因为我知道他的idea很好,逻辑也没错。但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从一个idea到一个能够成熟运营的商业体系,有多难。要经历多长时间,多少曲折。建团队、试错、调整、资金、标准化、体系化……这和种树的过程其实是一样的。所以会有很多创业成功的人,或者成功的投资家都会说: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创意,缺的是有能力、有恒心、有狼性的创业团队。

是啊,中国最缺的是能够把创意变成体系,从而真正创造商业价值的人和团队。这个过程漫长、曲折还不算什么,更关键的是脏、苦、累,同时还每天伴随着死亡的危险。所以在我看来,三只松鼠出这样的事情,有可能是团队跑的太快,有点累了。是不是,应该稍微的停下来,看一看,歇一歇?

剑心通明注:个人感觉中国目前全体都很浮躁,真正能像华为这样沉下心来做事业的不多,都是不停的忽悠,击鼓传花,到谁手谁倒霉,这样是不行的,对于真正要做一项事业的人来说,还是不要太着急了。

第二,创业井喷,政府的辅导工作应该多于处罚政策

有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创业者在给我的评论中说道:三只松鼠很冤枉。政府只监管,不辅导。很多“政策”其实创业公司并不能够完全领会和理解,或者偶有疏忽。若能通过政策辅导,帮忙一起纠正,就不会出现类似的事件。毕竟企业是为了创造价值而存在的,这一点与政府目标是殊途同归的。如果“只监管,不辅导,只惩罚,不引导”,那创业者会越来越畏首畏尾,谨小慎微。这样一来,还创什么新?创什么业?

同为创业者的他,年前因为广告法做了调整,许多敏感字眼不许用了。所以在新的广告法宣布的那一天,他就立刻让公司的技术、文案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网站,把所有第一、最、顶级等敏感字眼全部去掉了。但是由于网站过于庞大,文字可以通过代码的检索功能找出来进行更换、修改,但是许多嵌在图片里的文字由于在alt文本中没有标注,导致个别敏感词汇没被查出来。但是眼尖的某些政府机构,就把这样的疏忽给“截屏”了。

起初只是监管部门拿着“截屏”到公司来,找相关责任人聊了一下,指出了问题,并要求马上整改。公司方面当然二话不说,赶紧把此前的的疏忽给纠正了过来。当时他们还觉得政府够人性化,发现了企业纰漏就立刻上门来指导。

但是不想,过了一个年后,该监管部门一个电话打给公司法人代表,让他过去一下。一进办公室门就被告知,年前的事情已经立案,要罚款200万。这位创业者当时就蒙圈儿了:公司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,靠风险投资在快速试错阶段,并没有盈利。2016年,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情况复杂,投资人空前慎重。所以公司资金链已经非常吃紧。不要说200万,哪怕罚20万,也意味着公司会关门倒闭……

后来有人告诉他,年前的“上门指导”实则是“踩点儿”。看你公司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,想必是“肥主”,所以才会有年后的“秋后算账”这一出。

这个事情后来会发展到什么情况,我并不知晓,就好像我并不知晓三只松鼠在这一次被曝光之前,与监管部门发生过什么的事情一样。我只知道,虽然我特别喜欢三只松鼠这个品牌,但是作为一名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的中国消费者,此后可能很难再会去购买这个品牌的食品了。企业受到的伤害不必说,当地的相关部门又收获了什么呢?

剑心通明注:不论政府失职也罢,工作没做到位也罢,但事业毕竟是自己的事业,各种相关政策一定要搞清楚,宁愿放过一些看似美好的机会,即使政策有缺陷,也要保证自己不犯错,不能因为一个政策就把自己搞死了,有些时候活的久就是胜利。

第三,互联网创业冲击传统同行,恶意举报“搞死他”

在我的朋友圈中看到一则很有意思的评论:搞死他!

这是一个来自“三只松鼠”同行企业人的评论。不同的是,这位是做炒货传统渠道的。我试图通过微信与他联络,发掘他内心深处更加丰富的“复杂情感”,但是截至发稿时止,我还没有收到他半个字的回复。所以我只能从主观上做一些猜测、思考和评论。

我在十几年前一个失败的O2O创业项目“396社区酒柜”。由于当时我的“社区酒柜”比传统的零售网点更密集,而且离消费者“更近”了,形成了终端拦截。也就是切断了消费者从家中前往其它同行零售点的路,从而对同行造成了一定的冲击,于是当时就出了很多“危险事件”。

比如我的送货面包车会被无缘无故的掀翻,甚至“自燃”。亦或我的仓库门口还会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滋事、挑衅。而最多的就是某些相关或不相关部门的“突击检查”与“警告”。

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,此前我没有披露过,现在我也不想说更多。只是当一个新的模式、品牌、企业依靠某阵巨大的台风,快速飞起来的时候。必然会被一小部分思想狭隘、不思进取的同行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欲“搞死他”而后快。

这就意味着,创业不单纯是要有创新、有体系、有价值,更加要对同行“有帮助”。我们不能改变那些思想狭隘、不思进取的小人之心,但我们也绝不能有任何“干掉同行,垄断市场”的商业法西斯心态。

我个人认为:任何一个商业模式都不能脱离行业。因为行业是船,企业是乘船的人。当你干掉了所有同行,垄断了市场,船上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,也就意味着行业会没有了竞争。企业就会不思进取,消费者价值也会日益萎缩。所谓更多的企业是死于简单易行的康庄大道上,就是这个道理。

所以,创业者不要再幼稚的叫喊:颠覆行业,干掉同行,垄断市场这类幼稚的口号。否则第一个被干掉的,可能是你自己!

剑心通明注:不论自己的企业做的再好也要给人留下余地,竞争与合作不是完全对立的,中国是个讲究和光同尘的社会,几千年的沉淀,不是经济社会一下子就能完全扭转的。

来源:创业邦

此条目发表在经济金融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